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医院新闻 > 【直击武汉一线(七)】六医援鄂五朵金花

【直击武汉一线(七)】六医援鄂五朵金花

   巾帼不让须眉,红颜更胜儿郎。2019年冬,伴随严寒而至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疫,疫情蔓延之迅速,短短几日席卷我中华大地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“疫”中,我院先后分批派出7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,其中5名来自护理团队的精锐力量,她们是重症医学科护士罗贵玲、刘亚婷,谢雯、杨柳和肾内科护士黄瑞雪,被称为六院护理岗位上的“五朵金花”!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,她们用实际行动践行南丁格尔誓言,彰显了六院护理工作者的担当,战“疫”不止,她们不退,即便困难重重,她们依然会微笑向前,在那座依然美丽的城市,绽放生命的异彩。

   让我们再次从她们的日记随笔中了解她们,感受她们的辛苦与不易,以及面对困难的那份从容与淡定。

 

罗贵玲:虽然“欺骗”了亲人,但我给患者带来亲人般的安全感

2月26日   武汉   小雨

   2月17日,我去支援武汉这个事敲定以后,我便开始想方设法地对滑县老家的父母和家人“封锁”消息,因为父母亲都上了年纪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,但是2月20日早上,我还是收到了弟弟的微信留言:“到了吧?咋样啊?”我告诉弟弟说:“我在这里一切安好!千万不能让爸妈知道我的事”。在武汉,当接到母亲的电话时,我就编了善意的谎言,跟她说:“我今天下夜班,在家里睡觉呢!”

   2月26日,是我来到武汉的第8天了,今天的班次是早上8点到下午2点,由于从驻地到医院的车程需要一个小时、穿防护用品需要一个小时,所以我们提前两个小时,6点就准时出发。真是缘分,看管的病人中有一位50多岁的罗叔叔,和我一个姓,给他测了生命体征、氧饱和度,发现氧饱和度达不到正常值,我告诉了吴大夫,遵医嘱细心地给罗叔叔吸上氧气,并告诉他说:“我也姓罗,我们很有缘分,叫我小罗就好了,有事情请按呼叫器。”罗叔叔好像见到亲人般,找到了安全感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……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,今天的工作结束了。我发现今天的鼻梁面部没有往常那么疼痛了,张口呼吸也不像往常那样费力了,也许对我们重症人来说,这样的工作量也算是一种工作常态吧。

 

刘亚婷:在武汉的第一个夜班,我想说:热干面,睡吧,你的安全由烩面来守护!

2月27日   武汉

   山一程,水一程,

   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
   风一更,雪一更,

   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   2月26日24:00,武汉的夜晚尤其安静,这个时间连月亮都在睡觉,而我却收拾行装,准时踏上了前往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班车,即将开始到武汉后的第一个夜班,整个车程大约一个小时,队友们都在利用车上的这段时间闭目养神……一到医院,便马不停蹄地开始换衣服,帽子、口罩、隔离衣、手套、防护服、靴套、护目镜,一层又一层,然后,一个个“大白”诞生了,经院感老师一再检查,确定符合防护标准后,我们排队经两道门,有序进入病区。

   接班后已是凌晨2:00,队友们依然一丝不苟的查对医嘱,核对口服药,定时查房及翻身,厚重的防护服使我们的动作看起来笨拙,每一次大的动作都会使自己汗流浃背,甚至呼吸困难,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要放弃,翻身抬不动病人,那就再来几个人,1、2、3,终于抬起来了,这是一个截瘫病人,生活不能自理,身上好几处压疮,每隔一两个小时我们就要重复上面的动作,帮他翻身。

   在这里,我们身上的标签是河南,贴上这个标签也意味着我们的责任重大,热干面,睡吧,你的安全由烩面来守护!

 

杨柳:新闻中说武汉大学的早樱开了,我相信,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挡住我们拥抱春天!

2月28日   武汉

   今天是到武汉的第26天了,小雨过后的武汉,冷风中有一些清新,把我思乡的情绪化解了不少。从一开始的担忧紧张到现在的沉着冷静,感觉来这里的每一天都在进步,我在进步,病人们也在进步,眼看着病房里的病人都在逐渐出院,我想真正的黎明应该快到了。

尽管我们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的按照要求做好防护,但是可敬的感控老师还是会特别认真地再次进行检查,内心不由感叹有她们在真是特别有安全感!进入病区后心情不错,我们所护理的患者病情都趋于平稳,今天又有一名患者出院了。

   准备给患者输上定点的液体:“娘娘”来我们输上液体,像往常一样我都会说一句“你呀恢复得蛮好的”,在武汉这几天我已经会用几句简单的武汉话来跟患者交流了,而每次患者都会回我一句“你蛮杠”,这时心情总是愉悦的。今天我配合医师为19床患者截肢的腿部换药,当推着换药车走进病房时,我能明显感觉到患者的紧张,我便上前安慰他:“嗖嗖,别紧张,没事的,我们医师很棒的”,但效果不大,于是我拉了拉他的手,想给他一些力量,没想到患者拉着我的手不再放开,于是,我就这样弯着腰用另一只手协助医师完成了换药,换药结束后,我头上的汗不停地流入防护服内,护目镜里全是水珠,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了,但是看着患者轻松的表情,听着他感谢的话语,此时的我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!

   今天的新闻中说到武汉大学的早樱开了,很漂亮,这些坚强盛放的花儿,一如这座城市的英勇,尽管疫情的阴影仍未消散,但是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挡住我们拥抱春天!

 

谢雯:武汉依然是一座美丽的城市,在这里,我们就是患者的守护神。

2月29日   武汉

   不知不觉来这儿已经27天了, 今天的天气比前几天要暖和些,但我们还是穿着棉袄去上班,比平常更爱惜自己的身体,因为我们不敢生病,害怕抵抗力下降了病毒会有机可乘。

夜班班次的治疗相对白天来说少一些,难度最大的应该就是早晨的抽血,带五层手套扎针时对于血管是完全没手感的,全凭平时的熟练程度和感觉。今天状态还不错,都是一针见血,这时,14床的大爷说:“看到抽血就害怕的不行,每次都扎我好几针,你的技术真高!”大爷对我竖起了大拇指。当时心里只觉得自己是运气好,因为夜班到早上的时候大家几乎都是伴着模糊的视线和疲惫的身心,操作起来确实也很困难。可没想到,查房时这位大爷再次夸我技术好,穿着防护服还能把我认出来,暗暗窃喜自己技术还算不错吧,顿时小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    工作结束脱完防护服,瑞雪、杨柳和我面对面地相互看着脸上和手上的压痕,笑着对方狼狈的发型,我们彼此间都有了默契,心里想着在一起上班真好,相互监督、相互帮助,安全感十足,我会将这段回忆珍藏起来,难忘的同事情、朋友情、战友情……

 

黄瑞雪:每一次进入隔离病区前都会告诉自己:坚持,“风雨之后”一定会见到彩虹……

3月1日   武汉   晴

   今天是来到武汉的第28天,从来到武汉,时间仿佛进入了无限的循环,没有白昼和黑夜之分,也不知道每天过的是星期几。

   回想一下夜班时的状态:打着120分的精神去战斗,浑身充满了力量,不停地奔跑,大口呼吸,汗水模糊了双眼,真真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汗如雨下。结束了一晚上的奋斗该我们下场了,我们两两结合一层层脱下战服,杨柳帮我脱下第二层防护服时突然呀了一声,怎么了?我的衣服破了吗?不是,是你的里层防护服上全是小水珠,晶莹剔透的水珠瞬间顺着脸颊都流了下来,流到眼睛里了,怎么办,很紧张……没关系,没关系,是里层的汗水,不是外层防护服上的,还好,还好……到了下一个缓冲区,用酒精好好喷洒一下。

   酒精直接喷在脸上、身上,棉签沾酒精直接擦拭鼻腔、外耳道,那种刺痛的感觉真的是终身难忘,眼睛的疼痛更明显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睁眼……瞬间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,快帮我拿一根棉签,让我擦擦我的眼睛,手不停地乱摸、乱找,就像急需找到一个救命草一样,我们相互调侃,我们现在都是“盲人”,看谁先摸到棉签……谁在碰我、谁在抓我……正是有了这片刻轻松,我不再害怕,因为我们在一起,黑暗很快就过去,慢慢睁开眼睛,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,这是我吗?怎么那么“丑”,深深的压痕印在脸上,呀,你的额头上又多了一条彩虹,好漂亮……你的脸颊上、手腕上也有很多条呐……我们相互赞美,相互鼓励,相信我们经历“风雨之后”一定会见到彩虹……

   热干面,粉浆饭和扁粉菜挺你,加油!